<acronym id="we6ui"></acronym>
<acronym id="we6ui"><center id="we6ui"></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e6ui"><center id="we6ui"></center></acronym>
咨詢熱線:135-8153-1481

在線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房屋買賣 > 文章詳情

動產登記錯誤的司法救濟途徑究竟是民事訴訟還是行政訴訟?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6-06-01

閱讀提示: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對錯誤登記案件的實用性以及訴訟之外的其他因素才是更具重要意義的考慮因素。以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在解決錯誤登記案件上的差異為基礎,充分考慮非訴訟因素對于程序選擇的影響,錯誤登記損害賠償案件選擇民事訴訟還是行政訴訟,可遵循相應規則。

[法 客 帝 國(Empirelawyers)出品]   

一、問題論:立法司法中不動產錯誤登記損害救濟的迷局

 

《物權法》頒布前,學界關于不動產登記機構的設置和職能一直有較大爭議,由于該問題涉及我國行政管理體制等諸多因素,《物權法》頒布時采取了回避態度。在此背景下,《物權法》對不動產錯誤登記的法律救濟問題,也沒有正面回應,而只是在《物權法》第21條作了原則性的規定。從積極方面看,這一原則性規定是給法律適用留下解釋空間;但從消極方面看,也不可避免地產生立法銜接上的不暢和司法實踐的混亂。需要說明的是,不動產錯誤登記的民事訴訟救濟,從邏輯上講也應包括物權確認之訴,考慮到篇幅及集中討論的需要,本文對物權確認之訴暫不涉及,文中的民事訴訟僅討論損害賠償訴訟,不包括物權確認之訴。

 

(一)立法層面:《物權法》沒有明確救濟程序,而《侵權責任法》則暗示既可啟動民事訴訟又可啟動行政訴訟

 

其一,是《物權法》遺留的困惑?!段餀喾ā返?1條規定:“當事人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錯誤登記,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登記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登記機構賠償后,可以向造成錯誤登記的人追償?!睆目刹僮餍缘慕嵌确治?,該規定要真正落實到司法實踐中,需要跨越一個根本的技術性障礙,那就是,登記機構作為行政機關,其應承擔的錯誤登記損害賠償責任是國家賠償責任還是民事責任,應適用行政訴訟程序還是民事訴訟程序,這是落實錯誤登記損害賠償責任時首先要解決的問題,但《物權法》對此付之闕如。

 

其二,是《侵權責任法》遺留的困惑。一方面,根據《民法通則》第121條和《侵權責任法》第34條第1款規定,包括國家機關在內的用人單位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由此,不動產錯誤登記損害可以認定為民事侵權責任而適用民事訴訟程序。另一方面,根據《侵權責任法》立法官員的解釋,“本法調整國家機關及工作人員在民事活動中發生的侵權行為,對于屬于國家賠償法調整范圍的,適用國家賠償法的規定?!?/span>[注1]因此,不動產錯誤登記又可能被認定為違法具體行政行為,從而通過行政訴訟予以救濟。

 

(二)司法解釋層面:既有可通過民事訴訟進行救濟的司法解釋,又有可通過行政訴訟進行救濟的司法解釋

 

民事案件案由是對涉訴民事法律關系的概括,是法院進行民事案件管理的重要手段。[注2]實踐中,原告起訴被受理時都會歸入某一個民事案由,而一旦某類案件可以被歸入某一民事案由,就表明該類案件可以通過民事訴訟進行救濟。根據最高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第三部分,“錯誤登記損害責任糾紛”被作為“物權糾紛”(一級案由)中“不動產登記糾紛”(二級案由)之下的三級案由,這正是對不動產登記損害賠償案件的概括。因此,不動產登記損害已經被司法解釋確定為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救濟。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房屋登記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房屋登記案件規定》)第1條,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房屋登記機構的房屋登記行為或者相應的不作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因此,不動產登記損害同時被兩個司法解釋確定為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救濟。

 

(三)司法實務層面:既有民事訴訟的案例,又有行政訴訟的案例,還有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的案例

 

以“房屋登記”、“賠償”、“物權法第二十一條”為關鍵詞,從中國法院網裁判文書庫中檢索2010年1月1日至2014年2月21日之間提交(但案件裁判時間則早于該時間)的案件,得到的結果為167件。經逐一分析,剔除包含關鍵詞但并非研究對象案件的干擾案件120件,剩余只涉及不動產錯誤登記損害救濟的案件47件。其中,有21件提起行政訴訟,25件提起民事訴訟,1件提起行政附帶民事訴訟。具體分布如下:

案件裁判時間

民事訴訟(錯誤登記損害責任糾紛)

行政訴訟

[法 客 帝 國(Empirelawyers)出品]

行政附帶民事訴訟

房屋登記行政確認及行政賠償

房屋登記行政賠償

2010

8

0

3

1

2011

6

1

7

0

2012

6

2

5

0

2013

5

1

2

0

表一:錯誤登記損害賠償案件中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的分布情況

 

表一的數據具有相當的局限性,因為中國法院網裁判文書庫不可能囊括全國法院所有的裁判文書,檢索到的案件或許僅是九牛一毛。但即便如此,表一所列的數據也能表明:司法實務中涉及到不動產錯誤登記損害救濟時,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都是被當事人選擇的救濟途徑。此外,根據媒體對于實際案例的報道,行政附帶民事訴訟也是不動產錯誤登記救濟中當事人選擇的一種方式。[注3]

 

(四)問題梳理:不動產錯誤登記救濟中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的適用條件不明會產生諸多問題

 

上文的分析表明:關于不動產錯誤登記的救濟,不論立法上還是司法中,都可采取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兩種途徑,甚至在實踐中還出現了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的實例。以此為前提,需要追問的是:上述三種司法救濟途徑是否對案件類型有各自的特殊要求,即是否只有某一類型的不動產錯誤登記案件適用民事訴訟程序,而另一種類型的不動產錯誤登記案件適用行政訴訟程序或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程序。

 

對于這一問題的回答,可以從兩個方面展開。一方面,從現有的制度規范看,前文的分析已經表明:相關立法和司法解釋都只是分別提供了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的救濟渠道,但對于哪些情形的錯誤登記案件應選擇民事訴訟,哪些應選擇行政訴訟,并沒有明確。言外之意就是,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都可以選擇。另一方面,從檢索到的實際案例來看,也普遍存在案情基本相同,但采取不同訴訟程序的情形(見表二)。由此可見,在當前

 

簡要案情

民事訴訟

行政訴訟

行政附帶民事訴訟

由于登記機構過失導致錯誤登記造成損害,當事人請求賠償。

4

11

0

    當事人提供虛假材料,登記機構疏于審查導致錯誤登記,當事人請求賠償

17

7

1

    其他(此類案件不典型,主要是因法院生效判決肆后被撤銷而導致的,其實質是根據新的司法判決進行變更登記的問題。但在一些地方也被法院受理)

4

3

0

表二:相同案情采取不同訴訟程序的對比

 

的法律環境下,不論是規范層面,還是實務慣例層面,不動產錯誤登記的

 

司法救濟程序選擇均無十分確定的標準和規則。到底選擇民事訴訟還是行政訴訟,存在一定的隨意性和偶然性。這種隨意和偶然,看似給了當事人自主選擇訴訟程序的權利,但實際上卻可能導致同案不同判,并給司法擅斷可乘之機;可能導致法院行政庭和民庭之間相互推諉扯皮,并為司法腐敗提供機會;可能因民事訴訟中處理行政案件而導致司法權對行政權的過分干預;可能因民事和行政分頭訴訟導致司法資源的浪費。這些問題并非危言聳聽,經歷“一個糾紛、兩種訴訟、三級法院、十年審理、十八份裁判”,被稱為“超級馬拉松訴訟”的“焦作房產糾紛案”已經為此做了很好的注解。[注4]

 

二、緣由論:登記性質的認識分歧導致司法程序選擇的無序

 

在一定程度上,是人們對于不動產登記性質的不同認識,導致了對錯誤登記救濟中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的不同取舍。這種不同的取舍在立法中不能達成一致時,就會出現《物權法》第21條那樣的籠統規定;[注5]在司法中不能達成一致時,為了解決實際案件,不得不擇一而行,就會出現隨意選擇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的無序局面。

 

(一)認識一:不動產登記屬于私法行為,錯誤登記應適用民事訴訟

 

在民法中,登記被作為不動產物權公示的方式,成為不動產物權變動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在大陸法系國家如德國,不動產登記機構隸屬于法院。[注6]在我國,不動產登記則是行政機關的職權。盡管在我國,登記這一行為的實施由行政機關來完成,但因不動產物權登記是不動產物權的公示方式,而不動產物權屬于私法的范疇,所以就有人認為,不動產登記從性質上屬于私法行為?;谶@種私法行為產生的不動產錯誤登記損害的賠償責任,應該定位為民事侵權責任,因此而啟動的訴訟為民事訴訟。[注7]

 

(二)認識二:不動產登記屬于公法行為,錯誤登記應適用行政訴訟

 

登記盡管是不動產物權的公示形式,但不可否認,公示是由作為行政機關的登記機構實施的,是在借助國家的威信樹立不動產物權登記的公信力,同時也通過登記對不動產進行宏觀管理。因此,有人認為,登記體現的是國家行政機關對不動產物權的合理干預,目的是為了明晰各種不動產物權,依法保護物權人的合法權益。因而,不動產物權登記實際上是公法對于私人意思自治所施加的一種限制,是一種公法行為。[注8]就此而言,錯誤登記就是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由此造成他人損害,自然應通過行政訴訟進行解決。

 

(三)本文觀點:登記的復合性質不足以決定訴訟程序的選擇

 

一方面,雖然無可否認登記在不動產物權變動中的民法意義,但從我國的現實來看,登記也具有行政管理的意義,任何對于登記機構登記錯誤的起訴,都可能涉及法院對物權登記行政管理行為合法性的審查,這種司法對行政的合法性審查,都由行政訴訟來擔綱。另一方面,在大陸法系國家包括我國臺灣地區,國家賠償法屬于民法的特別法,[注9]侵權訴訟顯然適用民事訴訟程序。因此,雖然認定不動產登記具有行政法意義,但登記損害訴訟卻有可能被作為侵權損害賠償訴訟而適用民事訴訟程序。根據上文的分析,登記其實兼具行政法和民法的復合屬性。從登記機構行政管理的角度,登記無疑具有公法的屬性;而從登記對于不動產物權的變動效力來看,登記無疑具有明顯的私法基調。登記的這種復合屬性在不動產登記中很難完全剝離,正是這一點導致看似具有行政法屬性的登記不一定采取行政訴訟程序,看似具有民法屬性的登記也不一定采取民事訴訟程序。在這種情況下,關于不動產登記性質的認識分歧,就導致了錯誤登記司法救濟程序選擇上的無序。而實際上,在選擇哪一種訴訟程序時,不動產登記的公法屬性、私法屬性或復合屬性僅僅是考慮因素之一。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各自的特點及其對錯誤登記案件的實用性才是更具重要意義的考慮因素。所以,要想科學設計錯誤登記司法救濟程序的選擇規則,還需要從認真分析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的差異入手。

 

三、比較論: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在解決錯誤登記案件中的差異

 

既然錯誤登記案件既有行政訴訟又有民事訴訟,既然登記本身的復合性決定了登記損害救濟程序的或然性,那么,作為登記損害救濟程序的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其差異在哪里,對于解決特定的錯誤登記案件有何優劣勢,就成為錯誤登記司法救濟程序選擇中必須討論的問題。錯誤登記案件中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的差異首先體現在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的一般性差異上,即在當事人、舉證責任、審查標準等方面。[注10]除這些一般性差異外,錯誤登記民事案件與行政案件還有一些具體的差異,這些差異是確定錯誤登記司法救濟程序時的重要參考,需要仔細分析。

 

(一)訴訟主體確定上的差異

 

在原告方面,錯誤登記民事案件的原告有兩種可能性:1.因錯誤登記而受損害的人(包括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團體,下同);2.承擔賠償責任后向造成錯誤登記的人追償的登記機構。錯誤登記行政案件,原告則只能是因錯誤登記而受損害的人。

 

在被告方面,錯誤登記民事案件的被告存在多種可能:1.登記機構是唯一的被告;2.登記機構與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作為共同被告;3.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是唯一被告;4.當錯誤登記的房屋被第三人善意取得時,因錯誤登記而受損害的原告在起訴時也可將該善意第三人列為共同被告,從而通過民事訴訟程序審查其到底是否構成善意取得。錯誤登記行政案件的被告則只能是登記機構。

 

在第三人方面,錯誤登記民事案件中,如果登記機構與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不承擔連帶責任,法院可能:1.在原告只起訴登記機構的情況下,將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追加為第三人;2.在原告只起訴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的情況下,將登記機構追加為第三人。此外,法院還可能將善意取得錯誤登記房屋的第三人追加為訴訟中的第三人。錯誤登記行政案件中,法院則只可能將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的人或善意取得錯誤登記房屋的第三人追加為訴訟第三人。

 

由此可見,錯誤登記受害人作為原告起訴時,如果提起民事訴訟,則有更多被告可以選擇,并且法院也有更多對象可以追加為訴訟第三人,因而填平錯誤登記所造成的損害的幾率更大一些。

 

(二)前置程序設置上的差異

 

行政訴訟雖系基于對行政之適法性控制與對貫徹人民權利保護之要求而生,[注11]但這種適法性控制不是無限的,而要在程序上接受很多限制,前置程序的設置就是其一。錯誤登記行政案件中,由于大多數原告提起錯誤登記行政訴訟時都希望得到國家賠償。因此,錯誤登記行政案件大都涉及行政賠償的問題。而根據《國家賠償法》第9條和第14條之規定,賠償請求人要求賠償,應當先向賠償義務機關提出,也可以在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時一并提出。賠償義務機關在規定期限內未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賠償請求人可以自期限屆滿之日起三個月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因此,在錯誤登記行政案件中,原告如果只是請求行政賠償,則應當先向賠償義務機關提出申請,其后才能轉入行政訴訟程序。如果原告在提起行政訴訟時一并提出行政賠償,則可以不受“賠償義務機關先行處理”的限制。而錯誤登記民事案件中,原告可徑行起訴,不需要任何前置程序。

 

由此可見,錯誤登記受害人作為原告起訴時,如果提起民事訴訟則沒有前置程序的繁瑣,但民事訴訟的審理期限總體要長于行政訴訟,并且原告在提起行政訴訟時一并提起行政賠償訴訟的,也沒有前置程序的繁瑣。

 

(三)實體處理上的差異

 [法 客 帝 國(Empirelawyers)出品]   

錯誤登記民事案件在實體上的處理方式主要是判決被告對原告進行賠償。而錯誤登記行政案件在實體上的處理方式則可以是判決撤銷錯誤登記的房屋所有權證,并可以判決被告重新頒發房屋所有權證。當然,還可以判決被告向原告承擔行政賠償責任。但同是對錯誤登記受害人的賠償,民事賠償責任和行政賠償責任又有很大不同。在歸責原則方面,錯誤登記民事損害賠償涉及國家作為用人單位時的責任,根據《侵權責任法》第34條第1款,應采納“無過錯責任原則”;而錯誤登記行政賠償則完全根據《國家賠償》第4條第4項,實行“違法責任原則”。在賠償范圍方面,因填補損害系侵權行為法的基本機能,故損害賠償的范圍不僅包括全部直接損失,還包括全部間接損失。[注12]這意味著民事賠償既要對現有財產的減少進行賠償,還要對全部的可得利益的損失進行賠償。而行政賠償則依《國家賠償法》第36條第8項,“按照直接損失給予賠償”,即行政賠償僅限于已經發生的、現實的損失。在抗辯事由方面,民事賠償責任的抗辯事由較為豐富,包括免責事由、減輕責任事由兩大類,其中包括很多具體的情形。而行政賠償的抗辯事由只有《國家賠償法》第5條規定的三種情形。在錯誤登記民事案件中,受害人與有過失,無疑將是被告減輕責任的事由,但卻未必是行政賠償責任中被告減輕責任的事由。[注13]

 

由此可見,錯誤登記受害人作為原告起訴時,如果提起民事訴訟,則不需要證明被告登記機構的過錯,且能夠得到足額的賠償,但登記機構在民事訴訟中的抗辯事由也相應較多。而如果提起行政訴訟,則要證明被訴登記機構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且得到的賠償數額僅限于直接損失,但相應地,登記機構在行政訴訟中的抗辯事由很少。

 

四、關聯論:非訴訟因素對錯誤登記案件訴訟程序選擇的影響

 

盡管通過上述差異比較,可以看出行政訴訟救濟與民事訴訟救濟各自的優勢,但在實踐中,這種優勢并不能作為唯一的考慮因素。因為現實中的很多訴訟,還可能涉及社會或第三人的利益;司法審判也并不總是只關注本案中的糾紛,而還要考慮許多其他因素。因此,要進一步確立錯誤登記司法救濟程序選擇的規則,除了分析錯誤登記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本身的差異外,還需要把原告、被告、第三人、法院等主體因素和社會政策因素結合起來進行綜合分析。

 

(一)登記機構賠償能力的影響

 

根據《物權法》第22條,不動產登記的收費是非常有限的。但是,不動產的價值卻非常巨大,如果因錯誤登記造成損害,那么賠償責任隨之也會較重。當純因登記機構原因導致登記錯誤時,登記機構作為由納稅人出錢支撐的公共機構,并沒有足夠的財力去負擔錯誤登記造成的全部損失,最多只能負擔直接損失。即便登記機構賠償后可以向造成錯誤登記的工作人員追償,但登記人員的賠償能力比登記機構更弱。對于這一問題的解決,國外成熟的做法是建立登記賠償基金來解決,我國也有部分地區正在試點賠償基金的做法。[注14]但就全國范圍來看,該機制在短時間內很難完全建立,登記機構及其工作人員賠償能力不足的問題還將繼續存在。因此,雖然上文的分析表明,錯誤登記受害人選擇民事訴訟時,更有可能得到足額的全部賠償。但本節的分析又表明,由于賠償能力有限,錯誤登記受害人選擇民事賠償將對登記機構賠償能力提出嚴峻挑戰,反而是通過行政訴訟得到直接損失的賠償在現階段更為可行。因此,純因登記機構過失而導致的錯誤登記損害案件以通過行政訴訟解決為宜。

 

(二)共同侵權的影響

 

錯誤登記案件中涉及共同侵權的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申請人提供虛假材料而登記機構又疏于審查導致錯誤登記的發生;二是申請人與登記機構有意思聯絡共同導致錯誤登記的發生。

 

第一種情形,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人和登記機構沒有意思聯絡,但其分別實施的騙取登記行為和疏于審查行為導致了錯誤登記損害結果的發生。根據《侵權責任法》第12條,這種情形下,提供虛假材料申請登記人和登記機構根據責任大小,各自承擔相應的按份責任。對于按份責任,責任人與責任人之間往往存在具體責任份額的抗辯,如果不要求共同侵權人全部參加訴訟,受害人根本無法從其中一個按份責任人處得到全部賠償;而且,這種情況如果分別審理也極可能造成責任認定上的矛盾。因此,這種無意思聯絡的共同侵權導致的錯誤登記,應通過必要的共同訴訟進行司法救濟,共同侵權人應為必要的共同被告。即使原告因故遺漏了共同被告的其中之一,法院也應追加。但是,在行政訴訟中,被告的資格是特定的,即必然是做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或法律法規授權組織,而絕不能將登記機構和不具備行政訴訟被告資格的登記申請人作為行政訴訟的共同被告。所以,在申請人和登記機構無意思聯絡共同侵權且需承擔按份責任的情況下,錯誤登記案件以通過民事訴訟救濟為宜。

 

第二種情形,屬于典型的共同侵權行為。根據《侵權責任法》第8條和《房屋登記案件規定》第13條,申請人與登記機構應承擔連帶責任。雖然有人認為連帶責任都是必要的共同訴訟,[注15]但是,我國法律并未明確規定所有的共同侵權連帶責任人都是必要共同訴訟人。目前的必要共同訴訟主要是最高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條規定的一種情形和最高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3條、46條第2款、47條、50條、52條、54條、55條、56條規定的八種情形。錯誤登記共同侵權案件并不在上述情形之列。并且,根據連帶責任的法理,受害人應有權起訴任一連帶責任人承擔全部責任,或起訴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全部責任。將連帶債務強制為固有必要訴訟,顯屬不當。[注16]因此,有意思聯絡共同侵權的情況下,不必通過必要共同訴訟進行司法救濟,因而可不必采取民事訴訟的救濟途徑。此時,錯誤登記受害人可以自行選擇提起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但選擇行政訴訟時,需要申請登記人進入訴訟的,應將其列為第三人。選擇民事訴訟時,需要申請登記人進入訴訟的,可以將其列為第三人,也可以將其列為共同被告。

 

(三)司法對行政必要尊重原則的影響

 

在不動產錯誤登記案件中,部分案件因涉及到司法權對行政權的必要尊重,因而必須通過行政訴訟程序而不是民事訴訟程序來進行。這種情形主要發生在執行行政強制措施的場合。根據社會行政管理的需要,法律賦予特定行政機關依法拍賣或者變賣所扣押、查封的財產等強制執行措施的權力。如根據《稅收征收管理法》第38條,稅務機關有權采取扣押、查封納稅人財產的稅收保全措施,并有權采取依法拍賣或者變賣所扣押、查封的財產等強制執行措施,這里的財產當然包括不動產。當有行政強制權力的行政機關以正式文件通知不動產登記機構協助辦理不動產的查封登記或拍賣轉移登記時,登記機構應該執行。在此過程中,如果相關行政機關的行政強制措施違法導致錯誤登記,就會產生登記錯誤司法救濟的問題。在這種錯誤登記案件中,不論受害人起訴登記機構還是起訴采取行政強制措施的行政機關,抑或二者都起訴,都可能涉及到法院對相關行政強制措施合法性的審查。從司法對行政的必要尊重原則出發,這種司法救濟應該通過行政訴訟來完成。

 

(四)訴訟經濟的影響

 

訴訟機制的發展一直朝著實現訴訟經濟,提高訴訟效率的方向發展?;诖?,在行政訴訟中,如果當事人申請法院審理與行政案件相關聯的民事爭議的,應該有一種機制對當事人的行政爭議和民事爭議進行高效處理,這就是行政附帶民事訴訟機制。在錯誤登記案件中,存在錯誤登記的違法具體行政行為,又存在受害人請求民事賠償的問題,因而有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的可能。雖然最高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1條和《關于當前形勢下做好行政審判工作的若干意見》第9條,對行政附帶民事訴訟有了較為明確的規定,新近修訂的《行政訴訟法》第61條第1款也規定,涉及登記的行政訴訟中,當事人申請一并解決相關民事爭議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審理。但是,行政附帶民事訴訟在我國一直存有爭議。[注17]實踐中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的案例也遠遠不及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案例那樣普遍。因此,在錯誤登記案件中采取行政附帶民事訴訟的模式應當謹慎。根據上述立法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并結合錯誤登記案件本身的特點,以下情況可以適用行政附帶民事訴訟:受害人不服登記機構的登記頒證行為,要求撤銷頒發給申請人的產權證,并請求申請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五、規則論:錯誤登記案件中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選擇規則的確定

 

行文至此,可以對上文的分析進行梳理總結了。錯誤登記案件司法救濟程序選擇的無序直接根源于立法的籠統和司法解釋的寬泛,間接根源于登記性質的認識分歧。在選擇錯誤登記案件的司法救濟程序時,不動產登記的性質僅僅是考慮因素之一。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對錯誤登記案件的實用性以及訴訟之外的其他因素才是更具重要意義的考慮因素。以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在解決錯誤登記案件上的差異為基礎,充分考慮非訴訟因素對于程序選擇的影響,錯誤登記損害賠償案件選擇民事訴訟還是行政訴訟,可遵循如下規則:

 

  • 1.登記機構承擔賠償責任后向造成錯誤登記的人追償的,應以民事訴訟解決為宜。

 

  • 2.純因登記機構過失而導致的登記錯誤損害案件,應以行政訴訟解決為宜;純因申請人提供虛假材料導致的登記錯誤損害案件,應以民事訴訟解決為宜;

 

  • 3.申請人和登記機構無意思聯絡共同侵權的錯誤登記案件,可能承擔按份責任的,以民事訴訟解決為宜;

 

  • 4.申請人和登記機構有意思聯絡共同侵權的錯誤登記案件,受害人可以自行選擇提起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但選擇行政訴訟時,需要申請人進入訴訟的,應將其列為第三人。選擇民事訴訟時,需要申請人進入訴訟的,可以將其列為第三人,也可以將其列為共同被告;

 

  • 5.執行違法的行政強制措施導致錯誤登記的,以行政訴訟解決為宜;

 

  • 6.受害人不服登記頒證行為,要求撤銷頒發給申請人的產權證,并請求申請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可以通過行政附帶民事訴訟解決。

 



附注

  • 注:本文原發表于《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2015年總第60輯

[注1]  王勝明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釋義》,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90頁。

[注2]  奚曉明主編:《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11頁。

[注3]  《全國首例行政附帶民事訴訟案宣判》,載《寧波日報》,20101023日第2版。

[注4]  王貴松主編:《行政與民事爭議交織的難題———焦作房產糾紛案的反思與展開》,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3頁。

[注5]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物權法研究小組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條文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108-109頁。

[注6]  孫憲忠:《中國物權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333頁。

[注7]  李明發:《論不動產錯誤登記的法律救濟——以房產登記為重心》,載《法律科學》2005年第6期,第71頁。

[注8]  張步峰、熊文釗:《行政法視野下的不動產物權登記行為》,載《行政法學研究》2009年第1期,第37頁。

[注9]  劉保玉:《不動產登記機構錯誤登記賠償責任的性質與形態》,載《中國法學》2012年第2期,第165頁。

[注10]  韓思陽:《行政與民事爭議交織問題的“斯芬克斯之謎”》,載姜明安主編:《行政法論叢》(第12卷),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496頁。

[注11]  翁岳生編:《行政法》(下冊),中國法制出版社2009年版,第1336頁。

[注12]  這一問題仍存有爭議。有主張賠償全部間接損失者,參見楊立新:《侵權責任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44頁;有主張賠償合理的間接損失者,參見張新寶著:《侵權責任法原理》,2005年版,第469頁。

[注13]  劉保玉:《不動產登記機構錯誤登記賠償責任的性質與形態》,載《中國法學》2012年第2期,第162頁。

[注14]  《深圳經濟特區房地產登記條例》第59條有關于賠償基金的規定。

[注15]  徐開墅主編:《民商法辭典》(增訂版),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5頁。

[注16]  江偉主編:《民事訴訟法專論》,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203頁。

[注17]  具體介紹,參見郭明龍:《附帶訴訟制度構建質疑》,載《廣

自拍偷拍直播图片,偷拍一区二区亚洲欧洲,没穿胸罩的学妹和男友,国产午夜福利小青蛙,swag国产小媛,韩日福利社久久久,小鸟酱草莓酱系列在线播放,久久社区福利导航,剧情紧凑国产电视剧 天气之子预告中文字幕| 国产高清无码一区| 网红少女pr社小鸟酱视频| 国产浴池偷拍迅雷下载| 麻豆传媒映画 相亲| 的女同性恋的电影在线观看| 艳姆中文字幕av免费| 98国产资源在线视频播放| 另类产妇在线播放| 国产3p双入在线看| 磁力链下载国产网红| 国产原创药物| 亚洲中文字幕伦伦在线| kele 中文字幕| 1午夜在线福利国产 ftp| 萌白酱尤物在线观看| 国产在线视频午夜精华在线| 房东太太电视剧| 大尺度写真视频福利在线| 最新偷拍国产第1页| 麻豆视传媒app黄ios| 女同性恋电视频播放器直播| 恶魔女忍者外挂中文字幕| ed2k小福利国产| 中文漫画在线AV| 朋友在线视频国产| 国产 剧情 磁力链| 国产大学生情侣自伯在线视频| 国产sm片在线观看视频| 韩国的雪山| 小李飞刀30中文字幕高清| 国产演艺偷拍学妹| 国产亚洲欧美另类综合小说| 国产av情侣偷拍视频种子| 偷拍亚洲 国产在线视频| 国产网红大秀视频播放| 多个巨乳中文字幕| 午夜43路 粤语在线观看| 麻豆AV王有容接种| 国产情侣video| 韩国泥蚶| http://www.cupcakecentral.net http://www.559703.com http://www.ipf-ssg-sea.net http://www.ktf88.com http://www.tps88.com http://www.acadianexotics.com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